小码

党哩个党:

棉花堡

土耳其的一系列照片都是同行的兔壕拍摄,我进行后期

CouplePear:

穹顶 

穹顶(dome),指悬垂的半球体空间或面积。如此生冷的建筑学概念,却被伊斯兰教穆斯林打造成艺术品般的存在。

波斯穹顶,像硕大无比的万花筒,每隔一寸,便又不同。看似规律统一,实则千变万化;几何图形首尾相接,方中带圆,柔里藏刚。哲学家看穹顶,能够以小见大,看出宇宙奥义;美学家看穹顶,这精准无误的对称美,足以治愈他们吹毛求疵的强迫症。

建筑师天马行空的构想与工匠精湛的手艺惊艳了世人,千百逾年。

每次我轻声步入一座清真寺,总不免震撼。穹顶之下,抬头遥望,身体不自觉地原地转圈,随之而来轻微的眩晕感,视线却不愿错过半分,头晕目眩,正觉如此。伊朗有种特色的手工艺品叫“米娜”,也是借鉴清真寺穹顶而设计,工匠在铜盘上描绘,勾勒出复杂精美的花纹,色彩也多以清真寺的蓝色为主。在伊斯法罕、设拉子的大巴扎里,随处可见悬挂着的米娜的身影。

艺术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。我始终好奇几个世纪之前,第一个建造波斯穹顶的人入了一场怎样的梦,才会创造出这样的美,美至令人屏息,永恒不朽。

图一:Borujerdi 宅院

图二:Sheikh Lotfolah 清真寺  

图三:令人惊叹的对称之美  

图四:罕见的方形穹顶  

图五:密集恐惧症慎入 

图六:素描的线条感 

图七:伊玛目清真寺的穹顶 

图八:拍照时偶遇工人正在修葺穹顶外部

图九:伊朗特色米娜